留在深闺之中无人知

留在深闺之中无人知

| 0 comments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第一次知道锦溪是从电视中,因为她的名字和辽宁的锦西同样的发音而注意她,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和周庄,同里一样的古镇,但是不一样的是,锦溪犹如待字闺中的美女,不为外人所知,所以,我很想在在她没有被完全开发前去领略一下她的风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周庄

想了很久,一直被上海炎热的天气吓倒,没有去。知道周五看到携城上有人发出邀请去锦溪,才让自己下了决心。

昆山

回家和杨杨与晶晶一说,这两个家伙也拼了命的要去。虽然他们两个来上海已久,但是居然一个古镇都没有去过,唉,非我辈中人啊。也好,我就借此机会让他们开开眼吧,让他们知道驴是怎样的TRAVEL.
谁知道自己的这个展扬驴的风采的念头,给自己的锦溪之行带来了最大的败笔,以致自己后来一直心情不爽。

古莲桥

锦溪是从昆山到周庄的必然之路上,所以最佳的路线就是从上海坐火车到昆山,从昆山坐客车到锦溪。路线没有问题了。

发表于 2003-08-08 17:17

第一次知道锦溪是从电视中,因为她的名字和辽宁的锦西同样的发音而注意她,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和周庄,同里一样的古镇,但是不一样的是,锦溪犹如待字闺中的美女,不为外人所知,所以,我很想在在她没有被完全开发前去领略一下她的风采。
想了很久,一直被上海炎热的天气吓倒,没有去。知道周五看到携城上有人发出邀请去锦溪,才让自己下了决心。
回家和杨杨与晶晶一说,这两个家伙也拼了命的要去。虽然他们两个来上海已久,但是居然一个古镇都没有去过,唉,非我辈中人啊。也好,我就借此机会让他们开开眼吧,让他们知道驴是怎样的TRAVEL.
谁知道自己的这个展扬驴的风采的念头,给自己的锦溪之行带来了最大的败笔,以致自己后来一直心情不爽。
锦溪是从昆山到周庄的必然之路上,所以最佳的路线就是从上海坐火车到昆山,从昆山坐客车到锦溪。路线没有问题了。
因为住在浦东,离火车站比较远,所以周六的一大早,我和杨杨就起来,只有晶晶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知道我们梳洗完毕,他才睡眼朦胧的起来,最后在我和杨杨的斥责声中,和我们一起踏上锦溪的路上。出得门来,感觉到凉风习习,心情立刻飞扬起来,这可是难得一遇的出游的好天气。
来了上海这么久,觉得上海最大的好处就是交通便利,就像我现在住的地方,可以很方便的去上海任何一个比较繁华的中心而不用换车。
由于晶晶的拖延,我们到了火车站的时候,已经赶不上想要坐的一班火车,还好,从上海到昆山的车多得是,虽然人多,但是到昆山的车票还是很好买地。上海到昆山,半个小时左右,票价¥??忘记了!!!
后非典时代,到哪里也是一样,先填乘车信息表,经过入口的一个体温测量,盖上一章,就算是你过关了,去候车室得时候,我和杨杨直往前冲,又把晶晶丢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又开始找他。
好不容易坐到了火车上,开始了我们的早餐,也意味着我们的旅途开始了。
出得昆山的车站,头顶上那个火辣辣的太阳咬牙切齿的照着我们,早上出家门的凉意彷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我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天啊,我还不得烤成人肉干啊!
根据网上的信息,从车站出来大概走二十分钟才到汽车站,而且,有两个,一定要去长途汽车站。想来想去,还是打个三轮车吧,反正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没有ZN二字。三个人一辆车,五个大洋,搞定,嗨,坐三轮车的感觉是不错,也觉得风凉了一点,就是车夫比较辛苦。
锦溪是昆山到周庄的必然之路,车也很多,大概十五分钟一班。(TIPS:
这里坐车不是对号入座,谁先上,谁有座。在车站,我为此和司乘人员吵了一架,最后,他们不得不让我们搭下一班车走,因为有座位。其实,如果天气不那么热,也许我就不会和他们那么吵,天热,车又破,所以想想都没法子坐)。
从昆山到锦溪大概四十分钟左右。
最有趣的事情就在去的路上。因为知道携程上的楼主约定的火车车次和我们一起乘坐的是同一班,所以在昆山的长途车站看见几个从上海来的年轻人就想,是不是他们,但是看他们的装束,尤其是和我同时买车票的人拎着一个白色的ESPRIT旅行包而不是背包的时候,我犹豫着没敢认。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楼主。在去锦溪的途中,我发短信告诉楼主我在去锦溪的路上,楼主回,他也在途中。再回,曰,是否我们在同一辆车上。片刻,手机想,回头看后面的位置坐的人,黑黑的楼主露出白白的牙齿向我笑,还有与他同行的几个人见状也在笑,立刻,一种简单的温暖弥漫在车子里。
下车了,我很快和他们融合在一起,但是杨杨和晶晶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交往,只是站在边上看着,什么也不说。因为古镇和下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天气又热,因此大家还是选择了打车,三轮车,两块钱一个人,不过我,晶晶和杨杨三个人就给了他五块钱。
几分钟,就到了古镇,古镇的大门处是个广场,迎面而来的是个淀(在后面告诉你们为什么叫做淀),进门处,是一个牌坊,牌坊是江南常见的建筑。走到那里都可以看见。往左边走,是莲池禅苑,我们一行人,是顺着右面的长廊往顺势前行。小河弯弯窄窄,清清浅浅,有浣纱妇人,蹲在河边的石阶上,用力的把麻在水里甩来甩去。对面的妇人,在河里洗涮着。长廊边上,是一溜的椅子,悠闲的老人,摇着蒲扇,坐在家门口纳凉。锦溪最大的特点,就是桥多,三步一桥,五步一桥,桥上的青石,诉说着古镇的历史。由于河窄的缘故(我估量了一下大概有二到三米宽),锦溪的桥给我的感觉,就是小桥,灵秀的感觉。据说这里有36桥,我没有数,不知道究竟是多少。在桥上撑着我的天蓝色的金丝花小伞走来走去,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锦溪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个人博物馆多,什么钱币博物馆,紫砂壶博物馆,一路走,一路行,就看到一个接一个的博物馆,在古老的宅子里,向游人展示着或历史,或文雅,或特色。
沿着长廊,一直前行,顺着任何一座桥,都可以转到对面的街上。对面的街上,没有长廊沿水而建,沿水一面,是古镇的住宅。但是每个几幢房屋,就会有个类似亭子的地方依水而建,
有椅子,供人休息。对于我们来说,在亭子里吃西瓜,是非常惬意的事情。顺着路走,就可以走到文昌阁,莲池禅苑。文昌阁和莲池禅苑就在入口处淀的一边,黄墙外,堤岸边,垂柳依依,荷叶田田,我们去的时候,荷花正是含苞的时候,鲜绿的叶子,嫩粉的花苞,寺庙的庄严和自然的勃勃生机,融为一体。进莲池禅苑一定要联票,所以开始我和晶晶,杨杨也就没有进去。
杨杨惊奇的在禅苑外面的青石板上发现了一条小青蛇,她这个属蛇的家伙,居然跟在小青蛇的后面,知道它消失在垃圾桶处。我是担子惊惊,远远的看着。
在禅苑外面转了转,我们掉转头来,到了淀边上的长廊休息,此时已经是正午,骄阳似火,
坐在水边,居然感受到了风。闲闲的坐着,闲闲的看着摇橹的妇人摇着小船在荡来荡去,生命有若静止在这一刻。
倘若我的游伴合宜的话,我相信我能更感受到快乐。我不得不提到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出行,一定要找个好的伴,象我就很败笔的带了杨杨和晶晶这两个城市生活的产物去,实在让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N次,所以我发誓,以后不会和不是一路人的人上路。首先,是他们对景色的观点不同,对于我和携程人都非常感兴趣的小桥流水人家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或者说看了一下,表示曾经来过,那些景致对他们就失去了意义,再加上他们和携程人格格不入,我只好带着他们离开楼主的队伍,我们三个人自行找乐。晶晶不习惯我的玩法,不是觉得热,就是喊饿,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让我的快乐的心情锐减,以至后来,我自己都提不起兴致。我真的不明白,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一个26岁男孩(在我的眼里,晶晶就是一个不成熟的男孩),怎么能这么吃不起辛苦受不起累呢?我恨恨地对杨杨说:“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们两口子出行了!”
饿了,自然要吃。虽然临街有不少的小店可以吃东西,但是大的一个是姑苏人家,另外就是临淀面朝文昌阁的碧波楼。碧波楼,顾名思义,自然是临水。店家是上海人,大概是因为我们是从上海来,加上我们都是笑嘻嘻比较亲和的样子,很高兴的和我们攀谈。店家说,因为预先知道了锦溪要开发的消息,于是特意从上海来到锦溪,买了这临水的二层楼,重新装修了一下,开了饭店。店真的不错,西面正对着水,古莲桥和文昌阁推窗可见。我问店家,这是什么湖,店家笑曰,其实这不算湖,要算,只能是淀,哦,我才知道,淀要比湖小。这里的水,流入苏州河,并入黄浦江,流向大海。生命不息,流淌不止。
店里的炸鱼非常不错,外酥里嫩,很是好吃。五个菜,两碗米饭,加上一份面条,才58块钱,大概是和我们聊的愉快,店家只收了50块,并赠送了一盘西瓜给我们,好甜的西瓜!然后还一个劲儿让我们在那里随意歇息,喝茶。
吃过午饭,复到亭子纳凉。杨杨和晶晶决定先回上海,我和携程楼主的队伍一起汇合。再次到了莲池禅苑,经过我们一顿软磨硬泡,买票的阿姨肯让我们八个人买两张联票进去,但是前提是我们只进这一处景点。于是,大家又开始在古莲桥下的长廊里休息。
本来打算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去周庄,同里和朱家角,但是游兴被晶晶和杨杨破坏的乱七八糟,再也静不下心,于是和大部队一起返回昆山。
锦溪之行的最大的快乐不是在锦溪游览,而是在返回昆山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个九年没有见面的高中同学,见面没有热情的拥抱,我们象昨天刚刚分手的朋友平和的问候着,但是彼此的眼里,心里,都有种无法掩饰的喜悦,岁月的变迁,在彼此的脸上都留下了痕迹,但是年少轻狂的友情,却在心里温暖的流淌,虽然他即将为人父,而我也历经漂泊,当我们谈起那段共同度过的岁月,飞扬的青春就在眼前,清晰可见。

因为住在浦东,离火车站比较远,所以周六的一大早,我和杨杨就起来,只有晶晶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知道我们梳洗完毕,他才睡眼朦胧的起来,最后在我和杨杨的斥责声中,和我们一起踏上锦溪的路上。出得门来,感觉到凉风习习,心情立刻飞扬起来,这可是难得一遇的出游的好天气。

来了上海这么久,觉得上海最大的好处就是交通便利,就像我现在住的地方,可以很方便的去上海任何一个比较繁华的中心而不用换车。

由于晶晶的拖延,我们到了火车站的时候,已经赶不上想要坐的一班火车,还好,从上海到昆山的车多得是,虽然人多,但是到昆山的车票还是很好买地。上海到昆山,半个小时左右,票价¥??忘记了!!!

后非典时代,到哪里也是一样,先填乘车信息表,经过入口的一个体温测量,盖上一章,就算是你过关了,去候车室得时候,我和杨杨直往前冲,又把晶晶丢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又开始找他。

好不容易坐到了火车上,开始了我们的早餐,也意味着我们的旅途开始了。

出得昆山的车站,头顶上那个火辣辣的太阳咬牙切齿的照着我们,早上出家门的凉意彷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我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天啊,我还不得烤成人肉干啊!

根据网上的信息,从车站出来大概走二十分钟才到汽车站,而且,有两个,一定要去长途汽车站。想来想去,还是打个三轮车吧,反正这次出来的目的就没有ZN二字。三个人一辆车,五个大洋,搞定,嗨,坐三轮车的感觉是不错,也觉得风凉了一点,就是车夫比较辛苦。

锦溪是昆山到周庄的必然之路,车也很多,大概十五分钟一班。(TIPS:
这里坐车不是对号入座,谁先上,谁有座。在车站,我为此和司乘人员吵了一架,最后,他们不得不让我们搭下一班车走,因为有座位。其实,如果天气不那么热,也许我就不会和他们那么吵,天热,车又破,所以想想都没法子坐)。
从昆山到锦溪大概四十分钟左右。

最有趣的事情就在去的路上。因为知道携程上的楼主约定的火车车次和我们一起乘坐的是同一班,所以在昆山的长途车站看见几个从上海来的年轻人就想,是不是他们,但是看他们的装束,尤其是和我同时买车票的人拎着一个白色的ESPRIT旅行包而不是背包的时候,我犹豫着没敢认。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楼主。在去锦溪的途中,我发短信告诉楼主我在去锦溪的路上,楼主回,他也在途中。再回,曰,是否我们在同一辆车上。片刻,手机想,回头看后面的位置坐的人,黑黑的楼主露出白白的牙齿向我笑,还有与他同行的几个人见状也在笑,立刻,一种简单的温暖弥漫在车子里。

下车了,我很快和他们融合在一起,但是杨杨和晶晶似乎很不习惯这样的交往,只是站在边上看着,什么也不说。因为古镇和下车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天气又热,因此大家还是选择了打车,三轮车,两块钱一个人,不过我,晶晶和杨杨三个人就给了他五块钱。

几分钟,就到了古镇,古镇的大门处是个广场,迎面而来的是个淀(在后面告诉你们为什么叫做淀),进门处,是一个牌坊,牌坊是江南常见的建筑。走到那里都可以看见。往左边走,是莲池禅苑,我们一行人,是顺着右面的长廊往顺势前行。小河弯弯窄窄,清清浅浅,有浣纱妇人,蹲在河边的石阶上,用力的把麻在水里甩来甩去。对面的妇人,在河里洗涮着。长廊边上,是一溜的椅子,悠闲的老人,摇着蒲扇,坐在家门口纳凉。锦溪最大的特点,就是桥多,三步一桥,五步一桥,桥上的青石,诉说着古镇的历史。由于河窄的缘故(我估量了一下大概有二到三米宽),锦溪的桥给我的感觉,就是小桥,灵秀的感觉。据说这里有36桥,我没有数,不知道究竟是多少。在桥上撑着我的天蓝色的金丝花小伞走来走去,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锦溪另外一个特点,就是个人博物馆多,什么钱币博物馆,紫砂壶博物馆,一路走,一路行,就看到一个接一个的博物馆,在古老的宅子里,向游人展示着或历史,或文雅,或特色。

沿着长廊,一直前行,顺着任何一座桥,都可以转到对面的街上。对面的街上,没有长廊沿水而建,沿水一面,是古镇的住宅。但是每个几幢房屋,就会有个类似亭子的地方依水而建,
有椅子,供人休息。对于我们来说,在亭子里吃西瓜,是非常惬意的事情。顺着路走,就可以走到文昌阁,莲池禅苑。文昌阁和莲池禅苑就在入口处淀的一边,黄墙外,堤岸边,垂柳依依,荷叶田田,我们去的时候,荷花正是含苞的时候,鲜绿的叶子,嫩粉的花苞,寺庙的庄严和自然的勃勃生机,融为一体。进莲池禅苑一定要联票,所以开始我和晶晶,杨杨也就没有进去。
杨杨惊奇的在禅苑外面的青石板上发现了一条小青蛇,她这个属蛇的家伙,居然跟在小青蛇的后面,知道它消失在垃圾桶处。我是担子惊惊,远远的看着。

在禅苑外面转了转,我们掉转头来,到了淀边上的长廊休息,此时已经是正午,骄阳似火,
坐在水边,居然感受到了风。闲闲的坐着,闲闲的看着摇橹的妇人摇着小船在荡来荡去,生命有若静止在这一刻。

倘若我的游伴合宜的话,我相信我能更感受到快乐。我不得不提到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出行,一定要找个好的伴,象我就很败笔的带了杨杨和晶晶这两个城市生活的产物去,实在让我后悔的肠子都青了N次,所以我发誓,以后不会和不是一路人的人上路。首先,是他们对景色的观点不同,对于我和携程人都非常感兴趣的小桥流水人家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或者说看了一下,表示曾经来过,那些景致对他们就失去了意义,再加上他们和携程人格格不入,我只好带着他们离开楼主的队伍,我们三个人自行找乐。晶晶不习惯我的玩法,不是觉得热,就是喊饿,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让我的快乐的心情锐减,以至后来,我自己都提不起兴致。我真的不明白,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一个26岁男孩(在我的眼里,晶晶就是一个不成熟的男孩),怎么能这么吃不起辛苦受不起累呢?我恨恨地对杨杨说:“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们两口子出行了!”

饿了,自然要吃。虽然临街有不少的小店可以吃东西,但是大的一个是姑苏人家,另外就是临淀面朝文昌阁的碧波楼。碧波楼,顾名思义,自然是临水。店家是上海人,大概是因为我们是从上海来,加上我们都是笑嘻嘻比较亲和的样子,很高兴的和我们攀谈。店家说,因为预先知道了锦溪要开发的消息,于是特意从上海来到锦溪,买了这临水的二层楼,重新装修了一下,开了饭店。店真的不错,西面正对着水,古莲桥和文昌阁推窗可见。我问店家,这是什么湖,店家笑曰,其实这不算湖,要算,只能是淀,哦,我才知道,淀要比湖小。这里的水,流入苏州河,并入黄浦江,流向大海。生命不息,流淌不止。
店里的炸鱼非常不错,外酥里嫩,很是好吃。五个菜,两碗米饭,加上一份面条,才58块钱,大概是和我们聊的愉快,店家只收了50块,并赠送了一盘西瓜给我们,好甜的西瓜!然后还一个劲儿让我们在那里随意歇息,喝茶。

吃过午饭,复到亭子纳凉。杨杨和晶晶决定先回上海,我和携程楼主的队伍一起汇合。再次到了莲池禅苑,经过我们一顿软磨硬泡,买票的阿姨肯让我们八个人买两张联票进去,但是前提是我们只进这一处景点。于是,大家又开始在古莲桥下的长廊里休息。

本来打算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第二天去周庄,同里和朱家角,但是游兴被晶晶和杨杨破坏的乱七八糟,再也静不下心,于是和大部队一起返回昆山。

锦溪之行的最大的快乐不是在锦溪游览,而是在返回昆山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个九年没有见面的高中同学,见面没有热情的拥抱,我们象昨天刚刚分手的朋友平和的问候着,但是彼此的眼里,心里,都有种无法掩饰的喜悦,岁月的变迁,在彼此的脸上都留下了痕迹,但是年少轻狂的友情,却在心里温暖的流淌,虽然他即将为人父,而我也历经漂泊,当我们谈起那段共同度过的岁月,飞扬的青春就在眼前,清晰可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