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榕树下的阳光知道

老榕树下的阳光知道

| 0 comments

白衬衣,单车铃,是记忆中的你。如水中点下的一滴墨,晕染出了整片年华。窗外的天,依旧是蓝的。嘿,你听,身旁有花开的声音,装点出了一整个夏天。

大学街一家网吧内,夏然好不容易找到个空机位,输入登机号和密码123,在地址栏里熟练的打上www.rongshuxia.com进入榕树下。戴着耳麦听着自动播放的电视剧《小姨多鹤》尾曲“相濡以沫”,边看手稿边快速的噼里啪啦打字在榕树下。
  
  华东师范大学女生宿舍520室,夏然准备利用这个周日把写好的中篇小说发在榕树下,可谁曾想笔记本电脑半路死机,打了三分之一的文字顿付之东流。有怀疑或许是中了病毒,也许是方才打开的一封莫名邮件留下的后患,总之电脑在夏然手里罢工了。夏然喜好文学,最近在努力试笔。为笔路的不怎么顺,而选择先于纸上表达出再输入互联网上,期待得到榕树下的审定。其实这在夏然也知道,把试笔之作发在网上就是求得一种心理上的认同,如有人对其作有评论那可就是莫大的鼓励了,这对于蹒跚学步的欲进文学之门的文学小青年来说很重要。无师可拜,那就慢慢摸索,能勇敢的试笔而写就是一个大的进步。
  
  五月的阳光温暖宜人,透过树叶儿洒在依靠树背就地而坐静静读书的方琼身上,远远一看处于幽处的方琼身上斑驳斑驳的,恰如地上的绚丽光影。如果你心中有美,如果你喜好留心观察这个世界,阳光钻过树叶间隙落在林荫小道上的随风而晃动的光影也是美的一种视觉享受。夏然小时候常独自走在家乡的两旁种有梧桐树的小道上,知了在树上放歌鸣唱,一曲儿接着一曲儿。树叶遮阳的乡间小道上特幽静,偶有赶马车的农夫驱车而过,还是小女孩儿时的夏然每每暑假回外婆家时就常爱独自走在那幽静的光影斑驳的乡间林荫小道上,踩着跳动的光影哼着小调儿,多么幸福的回忆。看到静坐树下看书的方琼使夏然的思绪猛然跳跃到孩时,小时候的夏然也常捧一本书落座树下背靠树身屈膝而静静的看书。抬头望远缓神的方琼看到了路过的夏然,挥手致意,夏然也微笑着挥手致意。方琼站起身来拂了佛衣服,问夏然忙什么去,夏然抖了抖手中的稿纸说:“找个网吧上网打稿去,电脑好像中病毒了。”方琼笑笑说:“你运气来了,我早先几天给你介绍的那个叫仁人的帅小伙儿就懂的修理电脑,你可以再考虑下,既可以处朋友,又可以免费把电脑修好。他人挺好的,他说喜欢的。”夏然怪她方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同住一寝室相处的久,夏然是理解方琼的好意的。是啊,大学里有几个是读到大二还没有男朋友或女朋友的。不过,夏然不然。在宿舍里的其他三人包括方琼在内都不知什么时候就找到男朋友时,她们就开始了怂恿夏然快快找个男朋友吧,可以说说甜蜜的消消儿话,尤要好的朋友方琼最为关心夏然找男朋友的事。说是什么,有个男朋友可以彼此互助,包括在学业上都可以有交流相互鼓励。说是什么,有男朋友可以相互温暖,心情不好的时候有人安慰和献上肩膀依偎。说什么,有男朋友是现今大学里的潮流,没男朋友多没面子啊。夏然笑,移眼他处瞧了眼那边球场上挥洒汗水勇猛而战的对立双方,说:“你男朋友呢?怎么没陪你共度美好周末阳光里的快乐时光。”夏然有点揶揄方琼的成分,也是为了转移话题。夏然是有所了解方琼近来与她男朋友成思明闹了矛盾,谁也不理谁,正冷战呢!想必她方琼少见的呆于室外看书就是心有二用,别有居心,好让那边球场上奔跑的成思明注意到这边树下而坐看书的方琼。方琼女人心可不想主动打破冷战求和解,她需要被哄被宠被甜言蜜语包围着,又心想让对方放下男子主义主动承认所犯的错误,为什么惹的她方琼不开心大吵大闹了呢,哪怕错不在他。方琼说:“哪能成天黏糊在一起啊!你不懂,距离产生美。”方琼欲盖弥彰。夏然说:“好,我不懂,你懂。你看你的书吧!我得忙我的正事儿去了,”抖了抖手里的稿说“我们晚上躺被窝里再聊”方琼穷追不舍的又扔一句,也不知夏然的背影听见没:“我给你说啊,仁人他自己说的就喜欢你了,别的姑娘不喜爱。”风轻柔柔的卷起了地上的落叶在草地上跑,太阳高高挂着。这个下午真无聊,眼在书本心在空气里的方琼想。
  
  叫梦之缘的网吧里,夏然操控着鼠标翻看刚才输入的文字,然后又去榕树下论坛Q帖看了看。榕树下是全球最大的文学网站,人气量很高,物以类聚,上榕树下的都是文艺爱好者。夏然是04年才知道有一个网站叫榕树下,是从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书中获悉的。那书中集了许多获一二等奖的文章,其中就有天才作家韩寒的一篇名为《杯中窥人》的文,在作者介绍里有写作者最爱看的书、最爱看的电影、所崇拜的作家是哪位、爱上的网站是什么之类的问题和作者回答,由于夏然是崇拜韩寒,所以记住了韩寒也喜欢去的网站——榕树下。那年夏然18岁,高中毕业,在等大学录取通知书,报考的第一志愿是华东师范大学,遵从了身为教师父母的意愿,学教育毕业后从师育人。Q帖里人气特别的旺,夏然也会在Q帖发帖,多是自己的随想。今天夏然又在Q帖发了一帖,标题为“大学生何以为重,该不该上学期间交男女朋友谈恋爱?”内容是一些大道理性质的有感有想,提到辛劳的父母供子女上大学多么的不容易,应学业为重。也有写高中时候的一段恋情。那是高二时候,一个男孩子给自己写了一封流露真情表白爱慕之心的情书,就消无声息里好上了。或许是由于年少无知,也正值青春发育期,处于浓情蜜意里的俩触碰了禁果。结果泛滥了情欲,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不说,女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当男孩知道女孩儿怀孕后,吓的不敢正视女孩儿了。女孩儿在父母的陪伴下勇敢的走进了医院,在父母的无责备良苦说教下,女孩儿走出了低谷,歇学一个学期后转入他校才开始了新生活。女孩儿现在都无法原谅那男孩退缩的眼光,也看明白了什么最重要。没能真正踏入社会,学生时代的人谈恋爱会影响学业不说,还有就是肩膀承受责任的担子也不一定挑的起。发帖Q帖后,回帖的人各持不同意见,夏然没回自己发的帖,看了看,关闭了Q帖论坛。夏然需要的是发出一个声音,有无回音并不重要,当然有响应也不错。发出声音等于释放心怀,是一种心灵的释然,如此就轻松了。这个声音有点像呐喊。
  
  夏然的父母不吸烟,在其家是不容易嗅到烟草味儿。身处大学里的夏然也不容易嗅到烟草的味道,大学有规定学生在校不准吸烟。虽说学生可偷偷摸摸在宿舍里厕所里偷吸,不过这不多见女生宿舍和女生厕所。当然,夏然可不曾去男生宿舍男生厕所的,学校明文不准不说,夏然也不可能去。是有被校管逮现形的偷吸烟人在男生厕所里,后来就当成笑话流传于校园内,在华东师范大学校内网就有这一事件的笑话。说,学生用厕所,校管老王头急不择路内急上厕所,释洪后,转身准备离去间猛然发现方便隔间内正冒浓烟,低头见一双鞋置于便池两旁。校管老王头就敲门高声问:“谁啊?”门板内的那偷吸烟的学生太熟悉校管老王头的声音了,就坚持不说话。校管老王头见里头不说话,便明其二,也有所怀疑担心别出事情,所以猛然把门拉开,“咔,的”一声塑料卡销断了。那学生吓的顿坐便池里去,四脚朝天,屎尿溅了两旁隔板上。不过夏然并没有笑,有看校内网张贴的关于此事件的笑话,看后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写笑话的人自己或许笑了或者都无法打动自己让自己喷饭一笑。不能感动自己不能让自己喷笑的文章或笑话怎能感染别人和让别人喷饭一笑呢?笑话!夏然喜欢思考。预定网吧网络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夏然也不想此刻回学校回宿舍,于是就登陆QQ和在线同学聊了聊,提到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莫名打不开的事情,怀疑是中了电脑病毒。同学建议何不去你所在华东师范大学的校内网上发一求助帖,让学校里的电脑高手给修修。即省钱不说,还放心。现在的电脑维修市场太不秩序井然了,常有偷梁换柱之商家昧着良心赚钱,躲之不及就被算计以次充好或被偷梁换柱。同学说了她的亲身体会和受益校内网的好事儿。同学发了个笑脸,欲言又止,需要猜,说:“校内网里常有惊喜,或许是老天的安排。”夏然不明其隐意,也无追问之好,仅是还了个呵呵的笑脸,说:“那我要试试,我这就登陆我们的校内网用学号注册个账户,发个求助维修电脑的帖子去。拜,老同学。”老同学闫妮发来一个吻,夏然笑笑关闭了QQ。校内网里,夏然发布了一条求助帖,大体说明了情况,留下了手机号便于联络。旁座新入坐的感觉流气的一大孩,熟练的输入登机号和密码123,香烟也点起了。夏然刚发完求助帖退出校内网,嗅到烟味儿敏感的咳嗽起来,看了一眼那流气男孩,他却不以为然,当没事儿人似的。夏然鼓起勇气说:“哎!哎,你能不能不吸烟,我咳嗽啊敏感。”那流气男孩扭来头上下打量了她说:“哎!哎,我可不能不吸烟,你咳嗽你敏感你走啊。”夏然被噎住了。好长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真气不过啊!夏然愤愤的指着墙上的标语:禁止吸烟!说:“你睁开眼睛看看好不好,禁止吸烟耶,这可是公众场合。”那流气男孩却依旧从容的重复刚才套用夏然那句说:“哎!哎,我可不能不吸烟,”哈哈大笑起来,他旁边的妖气女生也呵呵的怪笑,附在流气男孩右耳朵上消消私语说了什么,看了夏然一眼后怪怪的笑,流气男孩似乎受到了鼓励怪怪的盯着掩口鼻咳嗽的夏然说:“嘿嘿,亲我一口我就放你一马,不吸了,哥高兴儿你就当我马子吧。”话毕吐了口浓烟在夏然的脸上,看着夏然咳嗽大笑起来。猝不及防的夏然咳嗽的更厉害了,下意识站起身来,眼泪都涌满了眼眶。突然,那个流气男孩被拎了起来,嗵的一声一拳头落在他右脸上。缓过神儿来的流气男孩欲还手,又被嗵的一拳头打上左脸,一个声音钻进夏然的耳朵里:“去你妈的敢动我女朋友,给我滚!别让我再见着你。”夏然没能控制住哭了,夏然忘不了这一刻。流气男孩拽着妖气女生走时扔下一句话:“走瞧,敢不敢留名”英雄救美之人冲已走到门口的结帐流气男孩说:“大名仁人,我等着,别让我见着你。”攥起的拳头屈向胸前瞪眼那兔子般跑溜的家伙。夏然目睹了仁人的雄气,站一旁不知说什么好,右手下意识里攥着衣角使劲,咬着下嘴唇,看着仁人,越来越紧张,因为他们短暂的对视了眼睛。仁人,好熟悉的名字,夏然暗想。仁人似乎看出她心思说:“还不回学校。我在这个网吧做兼职网络维护技术员,刚才我在二楼。”仁人看了一眼夏然又说:“你可别介意啊!我就是随口一说,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他似乎怕夏然不好意思,想缓冲下,虽然他的确喜欢夏然。可夏然被他有一提及,却更哑然处于尴尬局面了,忙慌乱说:“你忙啊!我先回去了。”话毕就拔腿跑出了网吧。电脑也舍下了没去服务台退机,开着。鼠标还是热的。仁人坐在了她所用电脑旁。
老榕树下的阳光知道。  
  人活在世,或多或少会碰到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夏然就碰到了。不过夏然不敢正视而已,心中有个千千结,封冻了,没有被打开。转眼间就到了暑期,夏然可以短暂离开学校静静心了。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情太出人意外了,夏然有些措手不及。先是那个流气男孩带一帮人前来找仁人报复,仁人被打伤住进医院,还招来了警察介入。而后又是接到陌生人电话,说是在校内网看到她所发求助帖,说其会维修笔记本电脑,约在学校食堂门口见面,电脑交给他后却石沉大海人也消失人海。夏然真有些气急败坏的脾气要呐喊一下。夏然在仁人住院时无意透露出自己遭遇的这个倒霉事,仁人宽慰夏然,说咱在买一个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却不曾想仁人竟然替她出头找到了那个骗子,打起来,电脑是回来了,仁人却伤的伤上加伤了。夏然就开始责怪起自己来,几个月下来一直不释然。反倒是让仁人宽慰自己,非照顾仁人了。夏然没问仁人怎么知道那个骗子底细的,只听仁人说过,这个家伙不是华东师范大学的,不过他同班同学熟悉那骗子,被骗过。贼心贼胆不减当年还居然敢在我们华东师范大学行骗,就凭借他那大学生摸样的脸好容易混进学校去。不过进局子里吃饭去了。欠教育的货色。陪护仁人期间,他们聊的许多。仁人说喜欢她是在一次学校联欢舞会上,她在舞台上和众多同学跳民族舞蹈,众多人中就莫名喜欢上了她。仁人说,夏然不语,转移他话。
  
  暑假。这个暑假夏然没留在这个城市选择打暑假工,回到了成都老家,想养养心。“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听着梁咏琪“爱的代价”心生许多涟漪,看着书心不在书上,落起了不知是伤感还是复杂心境的眼泪来。或许想写一封信,写一封给仁人的信;或许想打一个电话,给仁人的电话。思绪飞扬,想起了与仁人相处的那段光影,是钻过树叶间隙洒落林荫小道上的舞动着的梦幻光影,想想也是一种可回忆的美,这种回忆是种享受。走在乡间小道上的夏然踩着舞动的绰绰光影走进了幸福的记忆里……夏然你知道吗?我昨天又梦到了那个女孩子,前天也梦到了。这个女孩子有一头漂亮的头发,乌黑的单眼皮眼睛,我喜欢单眼皮女孩。女孩的指甲很好看,她在我梦里轻拂我的头发,很像是妈妈的抚摸,我能感觉到她手的温柔和脉搏的跳动,透过她的芊芊手指传达进了我的心里,她跳动的脉搏中有热烈的爱,她爱我。她身高高挑,身材优美,她性格随和不善谈却更显气质高雅。夏然你说我为什么老是梦到这个女孩子呢?我知道,我喜欢她。易经有说,日有所思,夜就有所梦。可是,可是,夏然,可是我的梦里她却总是匆匆的来急急的走,我没能牵住她的手,她在我的梦里消失的太快了,如云烟雾散。不过,夏然,你知道吗?梦是反的,就表明她能在我身旁,如你陪在我身旁一样夏然。这不是迷信。夏然,你知道吗?我昨天又梦到了她,她说她不喜欢我吸烟,她不喜欢烟的味道。我对她说,我戒烟,我不让你咳嗽,我让你依偎在我怀里嗅不到烟的味道,我让你嗅到我心跳的爱你的心声。夏然我爱你。你知道我梦里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你——夏然,我爱你。……
  
  姥姥的声音把夏然带出了记忆,姥姥踮着小脚喊着:“然然,夏然,吃午饭喽!”知了在树上知了知了的鸣唱,心静如水的夏然反觉优美动听至极。只有心静如水方能幸福的记忆起所恋之人的音容笑貌,每一句话里的温情。风起了,扫着路上的落叶在夏然前头领路,风似乎灵性了,带走夏然多余的顾虑留下其幸福的记忆待其细细品味儿。夏然手成传音筒状朝姥姥寻来的方向喊了句:“姥姥,我在这里,姥姥,你别朝前走了,姥姥听见了吗?”“听见了,孩子。”
  
  仁人来信了,信中说:“夏然,我有收到你的来信。对此我很高兴,本应我该主动写信的,苦于不知你所在地址。我回信给你,不想多说,我的心你是知道的。关于你的过去,我不介意,我在乎的是你的现在。你现在告诉了我拟是想我的爱我的,这使我非常的兴奋,我在乎你的爱,我将珍惜。读到你的爱,我的心随我的兴奋跳动而激动万分,我幸福的快晕倒。我谢谢你给我的宝贵的爱,我会把我对你的爱用行动去表白。你说你不介意我是否还在抽烟,你说你已迷恋我身上独特的烟味儿混杂着我的体香,我感激你对爱的付出。你说的对,吸烟有害身体健康的,为了我们爱的健康,我会戒掉抽烟的坏习惯的。我爱你。我爱你夏然”仁人,2006年8月。夏然哭了,笑着自言自语道:“我也爱你仁人,即使你戒不掉抽烟我也爱你,我爱仅属于你身上的烟味儿。”
  
  爱需要彼此真诚的付出,而非一味的索取。
  
  
  

风吹过,忽然就想起了你。教室里奋笔疾书的你,操场上挥汗如雨的你,一如曾经。

有时候,有时候很想睡一觉。梦里,有老榕树下斑驳的光影,梦里,还有光影间的你。还是当年的模样,眉目俊朗,衣袂飞扬。

而我,到底喜欢你吗?亦或许,榕树下的阳光知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